以红烛之光 照亮民族之魂-中国民主同盟黑龙江省委员会_狗万怎么模式_狗万(苹果)_狗万 提现到账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你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盟员作品

以红烛之光 照亮民族之魂

来源:徐秋鸣 时间:2015/3/6 10:10:51 点击:3767次

各位同仁,大家好。

今天我为大家推荐一本书,由闻黎明先生所着的民盟历史人物《闻一多》。封面上,闻一多先生坚毅的面孔使我仿佛看到了那段风云变幻、陵谷变迁的动荡岁月里一个不屈的灵魂再一次以血肉之躯矗立于眼前。他将自己的毕生荣辱与民族的存亡紧紧联系在一起,为中国的民主、繁荣奋斗至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怀揣民族富强、人民安宁的赤子之心,谱写了一首动人心弦的壮丽诗篇!

2012年,在清华大学的校园里,我第一次见到了为纪念闻一多先生而建的闻亭。葱茏的树木掩映着青瓦红柱里一口古朴的大钟,50年代,清华校园的学子们就是听着闻亭里的钟声作息的。钟声响起,闻一多先生那着名的诗句又一次在我的脑海回荡。

他们说长夜闭熄了你的灵魂,

长夜的风霜是致命的刀,

熟睡的神狮呀,你还不醒来?

醒呀!我们都等得心焦了!

这是一位爱国学者期盼祖国强大最急切的渴望,这是一位民主斗士呼唤正义和真理发出的最震撼人心的声音!

彼时,清华园里的闻一多一袭清衫,不善言词,那时,谁若大胆预言闻一多将来会成为斗士和烈士,清华师生肯定不以为然。大家的共识是:闻一多笃定会成为诗人、学者和艺术家。

一个文弱的学子,缘何转身成为诗人与斗士?捋着书中的脉络,你会看到历史的浪潮,如何将一个有志于民族振兴的贤良才俊推上了风口浪尖,在改变中国命运的同时,也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走出清华园赴美学习美术的闻一多在芝加哥这座美国诗人的集散地,从众多诗人身上获取了长久的裨益。他说:“快乐烧焦了我的心脏,我的血烧沸了,要涨破我周身的血管。”1923年,闻一多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诗集《红烛》,写尽了对祖国的怀恋与赞美。他说:“我要赞美我祖国的花,我要赞美我如花的祖国!”以及那句着名的莫问收获,但问耕耘。

独居异域他邦,面对国外列强对中国的欺辱,无比愤怒的闻一多奋笔疾书写下了现代组诗《七子之歌》,发出自己的控诉和怒吼。母亲啊,快让我躲入你的怀抱。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七子尽泪下,诗人独悲歌”。被列强掳去的中华七子是民族的罹难、国家的浩劫,它向国人警示着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难的时刻。19256月,闻一多怀抱大志回到多灾多难的祖国。

回国后,他以笔作为武器,为民主自由呐喊,为追求真理而斗争。他写下了《死水》、《我是中国人》等一大批民主爱国的文章和诗篇,鼓舞人民去追求真理。他道:没有真、没有美、没有善,更哪里去找光明!或许,将山河破碎的苦闷,化作微弱烛光下凛冽的文字,这不仅仅是一个青衫文人泣血的呐喊、希望的寄托,也是他所能坚守和扞卫的信仰与精神的战场。

闻一多曾称赞拜伦最完美最伟大的一首诗,便是这一死,在诗集《红烛》中,那首字字滚烫的《死》有个一语成谶的尾节:你若赏给我快乐,/我就快乐死了;/你若赐给我痛苦,/我也痛苦死了;/死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死是我对你无上的贡献。

应该说,闻一多是不怕死的,甚至具有一种常人所不具备的自觉自愿的烈士情怀。1949715号,在云南各界追悼遭国民党特务杀害的爱国进步人士李公朴先生的大会上,闻一多不顾个人安危,拍案而起,大骂特务,慷慨淋漓

他在《最后的演讲》结束处已打开天窗把心里话说得通明透亮: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的精神!我们随时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

他说得痛快,动人心,鼓壮志,气冲斗牛,声震天地!

他做得坚定,在情况紧急的生死关头,他走到游行示威队伍的前头,昂首挺胸,长须飘飘。他终于以宝贵的生命,实证了他的

7月15号下午,闻一多遭到国民党特务杀害,为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他48年短暂而辉煌的一生如一支红烛,燃烧了自己,照亮了世人。

在他遇害后,朱自清创作诗歌赞颂好友:你是一团火,照彻了深渊;指示着青年,失望中抓住自我。你是一团火,照明了古代;歌舞和竞赛,有力猛如虎。你是一团火,照亮了魔鬼;烧毁了自己!遗烬里爆出个新中国!

在闻一多的意愿中,原本没有想过要做烈士,也没有想过一直扮演民主斗士这个角色。1946年春,他就想过要收回门外的那只脚,曾对冯友兰说:等到政治上告一段落,我的门外的一只脚还是要收回,不过留个窗户常向外看看。他乐意回到书斋,用唯物史观研究中国文学史,扎扎实实地做一做学问,前提是:好政党取代了坏政党,好政权取代了坏政权,民主自由的梦想成为了活生生的现实。学问之外,他是个那样热爱家庭的人,曾对梁实秋说:世上最美妙的音乐享受莫过于在午夜间醒来静听妻室儿女在自己身旁之轻轻的均匀的鼾息声。

然而,心中为念农桑苦的他,毅然选择了“奔走国事”,甘愿为人民的福祉身先士卒、鞠躬尽瘁。

读罢全书,掩卷之时,封面上闻一多的身影再次映入眼帘。身着长衫的他围巾向后掠去,背景是一片灰暗的天空。镜头里的他眉头微蹙,一脸刚毅。耳畔仿佛回响起他的声音:诗人主要的天赋是爱,爱他的祖国,爱他的人民!” 



中国民主同盟黑龙江省委员会



Copyright © 2013-2017 hljmm.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黑ICP备14000676号